商品期货的移仓换月研究-投资江湖

商品期货的移仓换月研究

2022-04-29 09:14
2506
字体大小
发送到手机

用手机扫一扫

前言:研究性文章晦涩难懂是常态;虽荒无人烟,但总是要有人去做。本文以商品期货的移仓换月作为研究出发点,对其进行分析解读。从定义及机理出发,研究其特殊时间点,进而考究其在不同期限结构下的不同推演情况,最后落实到价差判断、套利及交易策略的选择之上。


文章篇幅较大,嫌烦者可跳阅;文末处有全文总结,可移步之。


正文开始!


一、定义及机理


移仓换月,顾名思义——随着期货交割月的来临——一般情况下,具有现货背景的投资者才能参与商品期货的交割,而个人投资者是不会参与的。这就导致了近月合约的部分投资者不可避免的进行平仓了结的操作,将头寸后移至下一个活跃合约——从而使得近月合约的成交量与持仓量规律性的下降。

同时,随着交割月的到来,交易所的交易制度也在被动辅助投资者进行移仓换月。由于期货合约存在着最后交易日,交易所为了降低市场风险,会通过一系列措施——包括但不限于提高保证金、限仓——以此平抑市场的活跃度和投机性。这也是移仓换月的一大重要原因,归根结底,在于商品期货存在着到期日的问题——在到期日来临之时,期货变成现货;同时大部分投资者既不想持有现货,也可能无法持有现货。所以不可避免的选择了将头寸后移,以时间置换空间。

所以移仓换月是一个非常普遍的事情,就国内的商品期货而言——普遍存在于1/5/9等常规主力合约之中,也存在于各类1-12月连续交易的品种之中——这是一个通用现象,值得我们去做一个深度的研究。同时,商品期货的移仓换月行为,也往往伴随着商品期货的期现回归逻辑。


这一点可以参考:期现回归的研究与运用


这两者是在相类似的时间点下发生的不同事件。但是,移仓换月是肯定会发生的,是一个普遍现象;而期现回归则需要一定的基础,是一个特殊现象。也是基于此,我们在研究移仓换月的同时,可以顺便把期现回归也给研究了。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的一点是,移仓换月的两大特点:一是时间的独立性以及模糊性;也就是在时间上存在着明确的时间段,但是对于具体的时间点却存在着一定的模糊性,或者说没有明显的规律。二是仓量的持续性降低;也就是说,在移仓换月的时候针对当下的主力合约,其持仓量与成交量是阶段性的下降的,表示了其投机度在慢慢下降。这两大特点——对应的就是“期现回归”中的“天时”——临近交割时点。

至于“期现回归”的“地利”、“人和”,就仅仅存在于期现回归的行情之中,但与移仓换月并不冲突。所以这两者只是在特殊时期下的两个现象,有不同点也有共通之处。这一点我们可以后面再详细研究。

上述内容我们了解了移仓换月的基本定义以及产生的原因,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简单直白的事情,所以并不在此赘述。接下来我们分析一下移仓换月种的一些比较有意思的点,并在此基础上找出一些确定性的交易机会。下述内容,我们将从“移仓换月时点”,“期限结构”以及“价差、套利”三个层次来分析商品期货移仓换月中存在的一些现象。


二、“时”出反常必有妖


根据移仓换月的基本定义以及其原因,我们知道商品期货的移仓换月肯定会在某一时间点发生——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肯定会发生,但是无法确定其具体的发生时间点。如果该品种本该换月但是却“迟迟没有”进行换月,那也就意味着该品种可能出现了问题——“时”出反常必有妖。

在期货市场中,“时”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期货本就是有着时间的概念。所以对于其他的金融产品,期货市场对“时”的敏感度会更高。尤其是在期权市场中,时间已经量化作为一个具体的数值对待,以供交易。

在国内主力合约1/5/9中,我们往往可以将某一时点作为一个基准点,判断其是否存在异常。比如09合约为主力的时候,大部分品种都会选择在8月中旬进行移仓换月(8月份的第二周);同理01合约为主力合约的时候,一般会在12月中旬进行(12月的第二周);05作为主力合约的时候,一般会在4月中旬进行换月操作(4月的第二周)。

所以此时,在移仓换月的行情下,我们就可以找出那些本应换月而迟迟未能进行的品种。就拿最近(2021.08.12)的09合约举例子:Pb2109,SS2109,Fu2109,A2109,P2109,C2109,PVC2109,EG2109,UR2109,PF2109,OI2109,SF2109。

【另:文章第一次写到这的时候是8月中旬,但是第二次再写的时候已经是9月中旬,再写的时候已经是11月初,最终完笔则是次年四月,为我的拖延严重致歉。】

毫无疑问,这些品种后来都走出了“异样的”行情。有些是大跌,比如Pb/C/PF;有些则是大涨,比如SS/P/PVC/SF/OI;有些则是大涨大跌,比如Fu/A/EG/UR。后来才发现,期货交易有两条路,一条是筛选品种——寻求一套经过考验和论证的方法论,进行品种筛选;一条是品种排雷——品种逐一比对,进行排雷。这两条路都是可以通向靠谱的盈利。

然而,研究移仓换月,其实就是综合了这两种方法。一是通过移仓换月的异常寻找筛选品种,进行交易机会的确定;二是通过这个过程对部分品种进行排雷比对,排除不符合自己系统和理念的品种。在这并不赘述这两类方法,可以留着以后的文章仔细研究。

我们回到移仓换月。实际上,这些都是符合“时间节点”叠加“仓量异常”的品种。所谓“时”出反常必有妖,这个“时”的意义就是“特殊时间点下的仓量异常”,从而使得行情做妖。我们都很清楚,此时首先将其挑出进行分析,对期现回归有过了解的朋友肯定会清楚,期现回归一般出现在移仓换月之中,而且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

所以此时,移仓换月与期现回归的关系是什么?我们认为:

【1】移仓换月是必然的,期现回归是非必然的;

【2】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移仓换月的末端会伴随着明显的期现回归;

【3】“时”的反常,最后将进行暴力的期现回归;

由于移仓换月是投机性降低的表现,临近交割月的移仓则成为了必然,但是期现回归却是非必然的,原因在于期现回归存在着明显的限制性条件,并不一定总是发生,详情可以参考此前文章【期现回归的研究与运用】。但是如果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就是“时间、空间”都配合的情况下,移仓换月时的末端时期,又将伴随着显著的、暴力的期现回归;如果遇到流动性不高的品种(往往是熊市),将在某一个时间点出现闪崩行情,进而出现盘面的恐慌行情,这样的例子我们在19-21年上半年的红枣上见过很多次。


三、移仓换月与期限结构


说起期限结构,我们可以衍生出很多的内容,因为我们发现——商品期货中很多的内容,最终都能绕回到“期限结构”这个“奇点”之中。无论是“库存-利润-基差-价差分析”、预期现实分析、投机分析,还是价差交易、套利交易、投机,我们都很容易回归到这个点。今天我们用期限结构来对商品期货的移仓换月进行研究。

3.1 Contango结构

在移仓换月的过程之中,我们也是需要去考虑商品的期限结构。因为这涉及到移仓的方向性问题。我们先以最正常的行情来分析,在一个静态的、中规中矩的Contango结构下的移仓换月,由于近月以及现货往往是价格低的,同时酝酿着悲观情绪。所以此时近月一般是被抛弃的,如果存在合适的基差(现货-近月),部分产业客户又可以继续卖空近月的操作。只要基差合适,能够覆盖住自身的Fully Carry,就意味着可以空盘面,进行交货的方式去做期现套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的移仓换月,近月主力合约往往主动空头头寸占比更大,而多头头寸要么离场,要么花费移仓成本将头寸后移。

如图所示:



所以我们能得出一个结论,如果是Contango结构下的移仓换月,市场预期往往导致Contango结构更为陡峭,多头移仓远月端导致远月端整体变化不大;但是近月端由于多头的出逃以及产业空头的加入会进一步坍缩,这个阶段将持续到整个近月主力合约交易量萎缩。所以在Contango结构下的移仓换月,市场更倾向于走反套逻辑,这也是不建议投机者参与近月多头合约的原因之一:一方面空头力量强势,另一方面一旦存在套利空间将会导致近月价格快速下跌,由于投机者没有现货支持只能亏损出局。


我们以实际的例子来说明,最典型的莫过于2019/2020年的红枣。



我们分析2020年的1/5换月,5/9换月,就能发现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如上图的1/5合约的换月以及交割,我们能发现01合约换月之时,01合约坍缩,01合约对于05合约大幅度贴水;05合约换月之时,05合约坍缩,05合约对于09合约大幅度贴水。等到交割月前的几个交易日,又重现这个情况。其背后的原因,就在于在Contango结构下的移仓换月的特质。实际上这也是该品种当下的实际情况决定的,红枣在2019/2020年库存高企,现货市场低迷;这使得期货市场价格高出现货市场之时,存在着大量的期现套利资金,砸近月、做现货与近月价差实现利润。从这一点来看,期货交易需要做的事情并不是不确定的,而是确定的;发现不合理,论证不合理,从不合理中挖掘交易机会。

3.2 Back结构

那么如果是在Back结构下的移仓换月呢?实际上逻辑也是一样的,我们知道Back结构现货以及前端合约处于高价区域,主力合约居于价格中枢位置,远月次主力合约则居于相对的低位,以此形成斜率为负的曲线结构。

我们以此为基础,推演一个静态的、中规中矩的Back结构下的移仓换月的情况。静态下的Back结构,往往意味着近月商品的紧缺以及较低的库存。(正常情况下,但是商品往往不能持续的保持Back,最头铁的铁矿现在(21.10-21.11)也已经成为了介于Flat Back结构以及Flat Contango结构的品种,神话终将陨落。在低库存以及现货相对短缺的情况下,现货价格将会高于期货合约价格,此时随着交割月的来临,期货的博弈合约就会往后延顺。此时多头比较主动,或者说整个盘面实际上都是多头占据主动地位。多头们可以往后移仓,选择价格更低的远月合约建仓;也可以往前移仓,选择更为强势的现货端进行建仓。但是更为妥当的做法是进行正套操作,我们也清楚,在Back结构下正套逻辑是一直存在的。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其实我们不知道的是,我们自己认为的对的那一套以前好用,未来其实往往不好用,就像你的延迟是一秒,然后别人进化到一毫秒的延迟,永远都是干延迟高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做上述内容的时候,特意加了【静态】二字,实际上盘面永远是【动态】的。

如图所示:



3.3 Singular结构

前面提及的两种移仓换月的情况都是在静态之下的,所以不可避免的存在着瑕疵和问题。此前我们了解过“奇异型”的期限结构,并对其产生的原因做了较为详细的解读。

详请参阅:“奇异型”期限结构的研究与运用

“奇异型”期限结构下我们分为三大类,分别是Sin.C;Sin.M;Sin.B;其中三类都存在着静态以及动态的情形。我们以Sin.C为例子,动态的Sin.C结构发生在Normal Contango转变为Flat Contango后继续往良性方向的转变。这也就意味着期限结构前端上移,近月主力合约因时间传递或者预期的因素暂未跟上现货端的步伐。在此前文章中我们提到过,具有这类结构的商品之一就是棉花,随后棉花也是不负众望,走出了一波看得明白的小牛市。



我们以动态的视角来分析棉花当时的移仓换月。先举一例子,棉花当时(2021.7)的期限结构是这样的,如下图①;直到移仓换月完成后(2021.8月中下旬),棉花的期限结构变成了②。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也很方便我们去做动态期限结构下的移仓换月分析。在正常的情况下,在一个品种由Contango结构变成Back结构的过程之中移仓换月,往往前端会呈现出Sin.C结构,并由Sin.C结构演变成为Back结构。



那么,在这个动态的过程中,我们搭配移仓换月会什么样子呢?实际上,这是一个微妙的过程。首先Sin.C结构下,前端合约虽然流动性并不高,但是前端价格名义上是比主力合约价格更高的,也是基于流动性问题,现货价格、前端价格、主力价格之间存在着明显的断层。但是这种情况并不会长期持续,原因在于总有聪明的资金挖掘出现货方面已经出现了问题,并开始大举买入主力合约,使得价格曲线从Sin.C演变成为正规的Back结构。然而在棉花(CF2109/CF2201)的案例中,这种情况却持续时间相对较长,在七月中旬,现货报价普遍为CF09+500。然而当时的期限结构却是一个价差相对较小的Contango结构,我们将价格曲线延拓至现货层面上,这就意味着棉花正式步入Sin.C结构。其次,此时的时间节点相对尴尬,CF2109即将要经历换月,迈入现货;所以在7月底至8月时,09合约价格大幅拉升,市场明显走出正套逻辑。最后,随着换月的完成,期限结构也已经完成转型。




四、移仓换月与价差、套利


关于价差的问题,我们此前研究过很多。有实践篇:价差交易法;但关于方法论的篇目则更多的体现在日常的一些文章之中,并没有严谨的作为一个研究方向。实际上价差能作为一个很好的参考对象,尤其是在移仓换月的过程中。

首先我们要明白的一点是,价差的分布可以说明商品期限结构所处的位置。有规律的价差分布可以总结成Back结构或者Contango结构,无明显规律的可以分为Singular结构。据此,在Contango结构下和Back结构下的移仓换月肯定存在着一些差异的,其差异性就体现在价差之上。

我们依旧分为几个重点来梳理,一是移仓换月中Contango结构下价差的扩大和缩小,二移仓换月中Back结构下下价差的扩大和缩小,三是动态Singular结构下价差的变化。实际上,商品期货合约间价差每天都是在变动的,价差无序变动的时候,代表着该商品行情处于震荡或者无趋势的状态;价差有序变化时,则意味着该商品行情正进行着趋势性的行情。基于此,我们将价差的变动固定在移仓换月的背景之下,也可挖掘一些有意义的踪迹。移仓换月——本质上也是一个套利空间大幅度缩窄的过程。理想状态下,移仓换月完成后的期现价差,也就代表着该商品整个市场的平均Fully Carry.

所以我们可以在此进行梳理汇总,在一个Contango结构下的换月价差变化,无非是两种变化情况——扩大或者缩小;在一个Contango结构下的换月价差变化,也一样如此,所以我们就可以形成一个四象限,对应着两种不同期限结构下换月价差的变化情况,并由此逐一分析各个象限下不同的行情演变。



前面我们分析汇总了期限结构对移仓换月的影响,我们现在在期限结构的基础上再进行深挖,总结出不同期限结构下换月价差变动对商品盘面的影响;最后以套利的方式对交易提供可靠性的建议,最终落实到交易盈利本身。


4.1 换月价差变动与结构的关系

如上图,我们首先将商品的期限结构限定在Contango结构下,当该商品遇到换月时,如果其合约间价差在缩小,也就是说:现货、被换月合约、下一个主力合约、远月合约之间的价差在变小。我们可以基本判断,这个价差变化在一定程度上都属于正反馈——因为无非是两种情况,一个是近月涨幅比远月大,另一个是近月跌幅比远月小。但是这两种情况,都是乐观的。因为随着合约间价差的缩小,意味着现货以及近月合约的价值已经开始体现;也暗示着市场上有不少交易者意识到现货在将来可能会出现供应端矛盾的问题,并开始了现货囤积、将近远月合约的套利空间缩小的一系列操作。我们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上面提到的棉花合约,当然,棉花在2021年后半段的行情,就是搭配着移仓换月的特殊时间点,

同样的,在Contango结构下的商品换月,如果遇到价差在不断拉大的情况,往往意味着市场出现了比较大的分歧,要么是近月或者是换月后的合约交割可能出现问题——交割品数量奇多、消费极差、现货市场极度萎靡——这三种在现实中我们都遇到过。交割品奇多我们在19-20年的红枣上遇到过;消费极差以及现货市场极度萎靡我们在20年初疫情爆发时也见识过了。现象都类似,反映在盘面上的信息也是一样的。


我们接着研究Back结构下换月价差情况。其原理也无大差别,如果我们在Back结构下遇到一个价差拉大的行情,也即:现货、被换月合约、下一个主力合约、远月合约的价差在呈现出递减的规律;这也意味着现货以及近月价格始终保持着坚挺,价格始终在高位,现货升水数额较大。一般出现的情况是:现货市场极度缺货(自然或人为)、交割品不足、需求极度旺盛。这在我们当下(2022/4)的一些商品能够找到,比如尿素、棕油。我们以棕榈油为例子来解读,棕榈油在20年下半年完成结构的转型,由Contango结构彻底转变为Back结构。并开启了一个大牛市,我们以最近的移仓换月来分析,在22年3月末的时候,P2205合约成交量以及持仓量开始了有规律的递减,并在4月初完成了换月。此时的价差水平属于历史的偏高位,价格也是在近段时间的高点,然而在后续的价差变化中——【现货-05】【05-09】【09-01】的绝对价格差是不断拉大的,同时【现货-05】、【05-09】、【09-01】的价格差又呈现出明显的Back结构;也就是说——价差结构也是Back结构,且维持在高位。所以此时我们此时不可能会去做“摸顶”操作——因为随时可能会有消息再度刺激,让它继续创新高;因为期货盈利的本质是对手盘的亏损;因为没有一个对手盘的砍仓亏损,也就没有与之相对应的对手盘的盈利。这很现实,所以我们总能看到,某些特定的品种,即使在绝对的高位后,又会继续来一些突发性的消息报告,继续刺激着该商品上涨。

当然,价差的拉大也要谨防一个点——收割做升水的交易员。就是在临近交割的时候,对于一些看着近月做远月的交易员——他们会采取直接买远月的交易方式。缘故是远月较之于近月贴水且空间很大,做多远月虽然可能不会盈利,但是也不至于大幅度亏损。但往往这样会遇到很大的风险,多头在近月接仓单后转抛到远月,乘着远月价格处于高位,开始砸远月,与此同时,现货价格也开始坍塌;并且在高位出现了期货价格下跌来修复基差的行情,同时也将做多远月以赚取贴水钱的交易员收割了一波。这其实并不是不常见,在21年10月下旬就是这样行情,很多人盯着05/09合约,开始做多,但实际上下场并不是很好。

那么在Back结构下换月的价差变化的最后一种形式就是价差的缩小了——价差的缩小意味着结构开始走平,结构的走平意味着现货矛盾得以缓解。有两种演变模式:一个是近月端的价格跌幅比远月端价格跌幅更大,第二个是近月端的价格涨幅比远月端价格涨幅更小。这两种不同的演变模式背后的逻辑是不一样的,第一个意味着该商品整体的价格水平开始下降,出现了重心不稳的局面,现货或者近月价格无法继续保持坚挺。第二个意味着商品成本的抬升已经成了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或者说后续的需求预期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更改的现实,所以即使现货的供应端矛盾得以缓解,但是成本端的抬升也无法使得价格走跌;或者说需求的可预测性使得远月价格无法坍陷。这两者在现实的案例中也存在着,比如当下(2022.04)的锌锭,Back结构在换月后价差持续的缩小,近月以及现货无法始终维持着强势,价格开始松垮,但是相比于远月而言,远月价格则安全更多,这就是属于Back结构换月后价差缩小的第一种情况;再比如尿素,换月后价差的缩小的原因是近月涨幅不大,反而是远月逐步爬坡跟进,这就是需求导致的一个典型案例。

我们上面汇总了价差的变化与换月中/后期限结构的关系,实际上无非就是在各种变化中找组合,进行排列,同时找到背后的逻辑和原因。这本质上是在现象中提炼,在逻辑中推演的一个过程,在此,我们再次以下表进行总结,方便大家阅读。



4.2 移仓换月下的交易策略


接下来,我们在此基础上再进行深入研究,以套利的方式将研究成果变为可操作的现实性策略。因为所有的研究都需要变为现实性意义,否则就成了空中楼阁与显示板的屠龙术。也因为我们在上面了解了各类演变,知晓了其缘由以及形成的现象,所以我们能更容易也更准确地作出与之相对应的交易策略。我们结合上面的图逐一建立交易策略,在此,我们主要的交易策略以套利为主,激进的交易员也可以选择单边。

在换月后/中Contango结构下价差拉大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选择被换月合约与主力合约的反套操作。缘故在于这种行情往往属于极端下的行情,现货的拉胯大概率将被换月合约和主力合约一并拉胯,但是近月与被换月合约的影响程度肯定是更大的。也就是,我们选择空近月多远月的策略。但是此时会有一个风险点,就是在无交割品的时候,空近月可能并非明智之举,所以需要在时间上进一步判断。但总体而言,只要满足那几点条件:交割品数量奇多、消费极差、现货市场极度萎靡,或者类似的;交易策略便不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第二种情况则是,换月后/中Contango结构下价差的缩小,这一点的原因我们也解读过——现货端开始出现了基本矛盾,矛盾崭露头角,开始波及到交易市场。所以表现出的是价差开始缩小,并且有望转型。所以此时我们的策略则是相对积极的正向套利。在这个过程中,多近月空远月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激进的交易员也可以选择成为市场上的多头。这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正如棉花一样,从换月后的价差不断缩小,最后转为Back结构;在价差缩小期间,选择积极的正套或激进的单边多头,都是不错的选择。如果可以搭配着期权或者衍生品交易,卖出看跌也是一个不错的交易选择,缘故在于价差的缩小就意味着大幅度下跌的概率已经是非常的小,否则价差缩小就失去了其原有意义。

第三种情况则是在Back结构下换月价差的变化;如果价差扩大,此时往往意味着商品在进行猛烈的逼仓行情。我们在此前的玻璃、铁矿等等(21年上)已经见到过很多次了。换月以及近月到期,无交割品(交割品很少)的局面往往使得近月合约大幅度拉升,逼迫前主力合约的空头头寸砍仓。所以此时,我们往往选择的是近远月的正套。但是实际上在这种行情下,我们需要去承受高波动带来的风险,因为高波动从来都是期货交易员的噩梦;加之此时政策性风险往往比较大,能有类似于禁止出口的政策,也会有突然某一天就放开的政策;这就使得存在一种情况,几天下来,价格没变,但是钱没了。所以此时往往不建议操之过急,看准时机再进行交易策略。如果一定要参与,也建议使用套利的方式进行;看涨就做正套,看跌就做反套;此前我们也研究过Contango以及Back下的套利分析,实际上我们认为套利是一种很好做行情预测的工具,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尽可能地发挥套利的作用。

最后一种情况则是在换月后Back结构价差的缩小,此时要么是近月的坍缩要么是远月的崛起。所以我们要进行一定的区分,如果是近月的坍缩,那意味着行情可能会发生变化,近月的坍缩可能会使得远月跟着一起,并使得价格出现全方位的回落,然而这样的现象往往是价差的拉大的,所以一定要注意这一点;如果的的确确是价差缩小叠加换月中/后的Back结构,则商品肯定是在历史性的较高位置,则意味着远月端更为强势,所以套利方案为反套,激进的可以选择单边多远月。这个我们在当下的尿素,过往的油脂中是可以体现的。

所以在此我们也可以总结出以下判断,如下图。



全篇完。

五、全文总结

【1】商品期货存在着到期日的问题——在到期日来临之时,期货变成现货;同时大部分投资者既不想持有现货,也可能无法持有现货。所以不可避免的选择了将头寸后移,以时间置换空间。

【2】所谓“时”出反常必有妖,这个“时”的意义就是“特殊时间点下的仓量异常”,从而使得行情做妖。

【3】在一个静态的、中规中矩的Contango结构下的移仓换月,由于近月以及现货往往是价格低的,同时酝酿着悲观情绪。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的移仓换月,近月主力合约往往主动空头头寸占比更大,而多头头寸要么离场,要么花费移仓成本将头寸后移。

【4】静态下的Back结构,往往意味着近月商品的紧缺以及较低的库存。此时多头比较主动,或者说整个盘面实际上都是多头占据主动地位。多头们可以往后移仓,选择价格更低的远月合约建仓;也可以往前移仓,选择更为强势的现货端进行建仓。

【5】以动态奇异型结构的视角去看待期限结构与移仓换月的关系,并进行推演,效果会更佳。

【6】移仓换月——本质上也是一个套利空间大幅度缩窄的过程。理想状态下,移仓换月完成后的期现价差,也就代表着该商品整个市场的平均Fully Carry.

【7】在Contango结构下的商品换月,如果遇到价差在不断拉大的情况,往往意味着市场出现了比较大的分歧,要么是近月或者是换月后的合约交割可能出现问题——交割品数量奇多、消费极差、现货市场极度萎靡等等;此时,可以采用反套、单边空头的策略;但是需要警惕近月做空无货窘境。

【8】在Contango结构下的移仓换月,如果其合约间价差在缩小。我们可以基本判断,这个价差变化在一定程度上都属于正反馈——因为无非是两种情况,一个是近月涨幅比远月大,另一个是近月跌幅比远月小。但是这两种情况,都是乐观的。因为随着合约间价差的缩小,意味着现货以及近月合约的价值已经开始体现。

【9】在Back结构下遇到一个价差拉大的行情;这也意味着现货以及近月价格始终保持着坚挺,价格始终在高位,现货升水数额较大。一般出现的情况是:现货市场极度缺货(自然或人为)、交割品不足、需求极度旺盛。此时,可以采用正套、单边多头的策略;但是需要警惕收割升水的策略。

【10】在Back结构下,价差的缩小意味着结构开始走平,结构的走平意味着现货矛盾得以缓解。有两种情况:第一个代表着该商品整体的价格水平开始下降,出现了重心不稳的局面,现货或者近月价格无法继续保持坚挺;第二个意味着商品成本的抬升已经成了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或者说后续的需求预期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更改的现实。

References:

[1]股指期货“主力合约资金移仓”对现货市场的影响研究——基于沪深300股指期货的分析[D].吴闯.云南财经大学.2014.07

[2]期指主力合约换月移仓时的投机策略分析[OL].

[3]基于价差预测的商品期货跨期套利研究[J].周亮.金融理论与实践.2019.07

[4]商品期货价格期限结构隐含交易策略信息的实证研究[J].何志刚.刘迪.证券市场导报.2012.06

[5]股指期货与现货相关性研究[D].王成.中国人民大学.2008.06

作者来源:资本小论

原标题:商品期货的移仓换月研究

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部分文章转载可能未获及时授权,还请联系处理,谢谢。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投资江湖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网站不对文中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对内容有异议,请联系投资江湖官微(ID:hatzjh)微信客服。

标签:
商品期货
举报
收藏

评论留言

3 条评论
发布
99+

实盘提示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