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铜期货即将“破茧而出”-投资江湖

国际铜期货即将“破茧而出”

2020-11-18 09:27
43
字体大小
发送到手机

用手机扫一扫

原标题:国际铜期货即将“破茧而出”

文华财经(编辑整理 孙榕)--据期货日报11月18日报道,2020年11月19日,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即将上市国际铜合约。国际铜上市,将带来哪些变化呢,以下笔者将从国际铜上市的现状、国际铜的交易机会、国际铜市未来展望三方面来进行剖析。

国际铜上市现状

长期以来,由于铜标准化、易储存的特点,铜的现货贸易高度市场化且有着极高的流动性。也因此铜进口贸易成为我国特有融资环境下的以融资为目的贸易的良好载体,而融资贸易的大量存在也使得国内铜价长期低于国外铜价。因为进口铜精矿等原料需要用LME美元来计价,而产品在国内销售则要用上海期铜价格。上述长期倒挂的内外价格对于严重依赖原料进口的国内铜冶炼产业和部分原料依赖进口的铜加工企业,天然是个“亏本的买卖”。而由于需要扳回这“亏本的买卖”,国内各类铜企则不得不在点价和保值过程中,在期货市场搏价格以求谋取利润。其结果可想而知,多年来各类案例不绝于耳。

由于我国对铜需求巨大,加上内外比价长期倒挂,为避免进口亏损,进口到岸铜不得不囤放于上海保税区仓库。较长时间以来,上海保税区铜库存数量超过国内完税铜库存数量和LME全球仓库库存的总和。而因为上海期铜不允许境外企业参与,上海期铜价格无法为关外的保税区铜贸易作价。作为境内(而关外)的上海保税区铜贸易,却要选用LME美元价格加CIF到岸美元升水的形式来作价。

每年我国企业和国外供应商的电解铜年度供应长单以及铜精矿加工费的年度长单谈判,是行业最艰难的话题。也因此才有了CSPT(中国铜冶炼企业采购小组)联合国内主要铜冶炼企业和国外铜矿供应商谈判价格。

国际铜交易机会

作为国内知名度最高和国际影响力最大的期货合约,多年来,上海期铜和LME期铜之间存在着非常活跃的套利交易。铜期货的跨境套利交易存在长达三十年之久,然而由于内外资本市场的割裂和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的限制,跨境铜的套利更多时候由于价格单向的大幅波动对于资金管理和风险管控的压力而使套利交易风险陡增。

通过能源中心国际铜合约,原有的上海期铜和LME铜之间阻隔将被打通,外资参与我国铜期货市场也将畅通无阻。这意味着在上海期铜和国际铜之间将存在无跨境障碍、无汇率风险的套利交易。笔者认为,在市场力量充分参与、各方博弈充分的情况之下,即上海期铜和INE国际铜之间的无障碍套利充分发生,同时INE铜和LME铜之间围绕着INE价格隐含的CIF美元升水的套利和物流充分发生的情况下,不远的将来,上海期铜、INE国际铜以及LME美元铜之间的相对价格将处于非常高效和扁平的区间波动。这将显著改善国内铜进口企业以及铜冶炼企业的成本控制和利润状况。而在市场各方力量参与尚未充分,即国际铜上市之初的6—12个月,将是“聪明资金” 套利的最理想的时机。

国际铜市场展望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国际铜合约交割标的物为上海保税区的A级阴极铜,人民币净价交易的合约将为现有保税区铜库存的贸易实现人民币定价,同时这些铜的现货贸易商多了一个国家信用级的交易对手——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这将极大地提高保税区铜现货贸易的流动性。

随着国际铜合约在远期月份上流动性的提升即远期曲线的形成,海运贸易铜乃至长单贸易铜的合约定价也会逐步参照国际铜远期合约价格来定价。一年或者两年后的今天,当Codelco(智利国家铜业公司)报出类似今天给我国客户2021年长单价格88美元升水的时候,我国客户会提醒南美供应商参照(对应其所隐含的美元升水)乃至采用INE国际铜人民币的价格来作价他们之间的贸易合同。

与此同时,据了解,国外的大型矿山和主流贸易商也在密切关注该合约的进展。未来由于国际铜这根“管道”的存在,上海期铜、INE国际铜和LME铜的价格之间的价格倒挂将会大大缩小,而这将使我国铜冶炼企业有动力和其原料供应商协商按照INE国际铜来定价其原料采购合同,既减少了原料高买产品低卖的损失,同时以人民币来结算也避免了外汇波动的风险和外汇保值的摩擦损失。

(作者单位:香港磐石金融有限公司)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网站不对文中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